安康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青帝 第1595章 大冲撞(上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05:23 编辑:笔名

青帝 第1595章 大冲撞(上)

三日

“噗!”

纺锤星体无声无息在界膜上万里高速擦过,这样近的距离,单是引力,就撕开大片晶膜碎片,裹挟着彗星凌空而过,让所有沿近的仙人,心脏都一下攥紧,又一下松开,感觉冷汗紧张,最让人感觉压力就是等待命运判决而迟迟不下:“真要命,都已擦过三次了,要撞就撞啊……”

“还好,刚才那次我差点以为要撞我这里……”

擦过的纺锤星体里,影龙天仙冷笑着收回目光:“一群没见识的土包子。”

此时周围的一座座仙天,大部都是龙族仙天,剩下二十余人族仙天也是充任监军一样的角色,影龙对此局面不由心中微微叹息,这一次内部斗争,龙族真正是失势了……或者说是临着撞击,人族仙人猜疑也抵达了一个临界点,必须要母域所有龙族都做出实际表态。

一座形态奇特的水晶宫,就耸立纺锤星体中央,龙气仿佛沉睡了一样一动不动,它的宫体水晶也不是海洋那样的蓝色,而是一种非常迷离,恍如星砂雾幔的色彩,似是彗星划破长空留下的痕迹,但又找不到它的存在源头……只是随着纺锤星体混沌化,整个星体每一次擦过下方主世界上空,都是越来越像是一颗……巨大的彗星。

青鸾仙子在金桐殿里霍立起,目光疑惑盯着那颗彗星,喃喃着:“帝君,你不觉得这种形态和颜色,非常罕见熟悉……”

“确实,我们……可能遇到老朋友了。”青帝的声音在信风里透出。

四帝中,黄帝和白帝、赤帝都一头雾水:“你们在说谁?”

只有同样远古传承的黑帝冷笑起来:“还用问?上次用龙角断刃试探影龙,就有点异常,果是老东西回来了……”

“唉……”

一声苍老悠长的叹息,一个黑绶紫袍的老者身影,随着某种星屑泛起离奇突破所有禁制,而出现在空气中,眼睛有些似昏似睡地眯着,语气也是慢慢不急:“故人相见,何必如此。”

黄帝端详着对方,想起了自己当年小卒子时在前辈里听到的典故,神情若有所思。

赤帝和白帝也没什么反应,黑帝则直接冷冷:“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”

紫袍老者摇首,缓缓说:“我们两族有共同敌人――圣人,道君,皆世界之贼也,只要你们出手相助迎接我们龙族回归,这纺锤星体就是礼物。”

黑帝冷笑:“外域圣人至高权限你能抗下?我可从不知道你们远古龙族还有送人礼物的习惯,本域三老贼虽我五脉之敌,但并非我们不承认他们覆灭龙神霸权的历史功勋,不用白费心机挑拨了……”

“当年你另辟蹊径或狼狈放逐,就该清楚自己已失败,现在这方世界已不是你们龙族能做主,哪怕引进敌人也一样!我都不知道现在改叫你烛龙道友,还是叫你龙神三世?”

“新名字,叫我烛龙吧……黑帝道友无需嘲讽我屈身选择,你都没见过高层时空的景观和力量,而我见过……”

“我们已是不同世界的存在,虚空迁徙漫漫生涯让我们这批龙族懂得了生存才是宝贵唯一,学会了能屈能伸,能小能大,而你们人族守着这个世界,性子还是和过去一样轻躁自以为是,真觉得自由很重要?值得用性命来换?”

烛龙不以为然地摇首,目光扫过四帝,又特别看了一眼青帝,似乎在专门等待其发话:“青帝道友,好久不见,今次我是怀着诚意而来,何不合作抗敌呢?”

黄帝脸色有点黑……这算什么?现在自己这轮值主帝还没有倒台呢,它不相信这烛龙就不知道这点。

青帝脸色平静:“我不信你。”

信风体系一句不信,就完全没有了基础,这是多少万年来青脉独力抗压学习到的经验,四帝脸色都放缓,觉得至少对外处理上由青脉主导,还从没有不顾大局。

黄帝更刷一刷自己轮值主帝的存在:“道友下次要临阵起义,请带点干货,诱我们五脉进你纺锤星体?”

“你是想卖我们,还是想借力我们,都是你拿主动权,怎感觉好处你全占,风险我们全担,当我们由你哄骗?”

见借力不成,烛龙只得神情遗憾:“这其实是你们能有希望胜利的最小风险选择,两倍体量绝非你们能抵挡,错过这次最佳联会,下次再见就是疆场,一定会后悔今天选择……”

它说着,见五帝脸色不好,就不再言语,身形一晃化星尘消失在空气中。

“封!”青帝伸手一指,信风在虚空吹出,漩涡流转环绕星尘。

五脉同气连枝的默契,这瞬间四帝都配合出手,五色的漩涡拦截捕捞住十几粒星尘,黄帝正要抢先收入几颗作对敌人特性研究,但下个瞬间,它们就是毫不存在一样消失不见。

赤帝最近对七色祥云袍研究颇有收获,见此脸色微变:“有无相生,道君之力?”

“不对,这不是烛龙自己的力量。”

黑帝凝眉,见有几个队友疑惑,就解释:“我黑脉渊源所在最清楚远古龙族道路的缺陷,它们野心太大,渴望积蓄就是虚空渴望世界,只想着奴役别人而不自己付出,只进不出的索取哪个世界会受得了它们?”

“那是比道门更邪路,看起来志向远大,实际永远灌不满无底洞,推动不了世界晋升,就走不出阴极阳生一步……一定是有特殊的加持。”

“这不可能!”黄帝本能反驳,这违背了他的传统理念:“你我都知道君就是世界权限,除世界还什么东西能给人加持道君之力?你们以前见过?”

黑帝瞥了这食古不化的家伙一眼,懒得搭理他,世界越是早期演化越充满奇迹,当年自己和青帝道友经历过的那么多故事,都一一汇报给你黄帝听,岂不累死了。

黄帝脸上泛起怒意

,倚老卖老?

赤帝似笑非笑,看似打着圆场实际贬损对手:“好了,我们应有点开拓思维,既出现了,它就存在可能,至少应该纳入新的变量……我知黄帝你害怕变量太多算不过来,但我们还有青脉的二位。”

青帝颔首,目光望着窗外的两株梅树,似乎对里面的深意并不在意,只是静静不说话。

白帝手指一下一下抚着剑柄,神游物外。

…………

纺锤星体内部,烛龙亚圣睁开眼睛,眸子里瞬间点亮白光,超乎文字语言所能描述的纯正宏伟。

天地恍瞬间由黑夜转成了白昼,巨大的力量涌现而出,推开所有仙天:“离开这里。”

“族长睁眼了……”

影龙天仙心中悸动,在由来已久传承中,烛龙睁眼既是天明,这传说似乎在族里很早的故事里就有,谁也不知道它最早来源,而在族长舍弃所有去追随一颗奇迹一样穿梭于不同能级道天的彗星,并获得了它的力量传承后,便改换了烛龙的称号。

可惜依然无法对抗当时巅峰的母域世界,在可怕的超级武器面前,族长为全族存亡只能选择主动融入,甚至以秘法改换族裔血脉,屈辱送了许多龙女通婚,而今天……这样武器终又掌握在龙族手里!

轰――

超过五十座仙天都一下推出纺锤星体,有人族天仙惊怒:“烛龙道友,你这是要造反么?”

星体的轨道出现受控迹象。

远远的母域主星,四道目光注视这里,圣人神识交错:“果是如此……”

“这东西和青珠所得零号舰十分相似,都是某种高层道天结晶。”

“要不是忌惮着击杀成本,及青珠的某种私人企图,而我们则要阻止青珠企图,当年决议岂会收留这来历不明的流浪龙族?”

“所幸我们从不派遣此龙出外征伐小世界,就不给异类成长机会,这一次对付难缠的主世界,青珠这最佳矛头又不在,是不得不放出来暂任矛尖……不过,当我们没有防备?”

“纺锤星体依然在界膜内,如果敢反扑,联手杀了就是――今天青珠不在也无人可阻。”

“此龙过去还是识时务,不知道怎起了野心要在这域世界勾连,要看看它今天这一次,还有没有理智选择了。”

“红云的告状没有错,这烛龙真心要反,刚刚就私通五帝试图临阵反叛,可惜五帝不蠢,知道烛龙手里没有真货……否则我们也不介意提前杀了此龙。”

…………

纺锤星体内

烛龙亚圣驾驭着这一超级武器,仔细感应星体内本源,干干净净不留丝毫道韵,也就意味着它无法在时空意义上自转维持,无法对抗来自母域主星的权限。

这龙族首脑的目光里闪动着许多,又似乎什么都没想,许久才松开了控制的手:“可惜……给叶青戳破了伪装而提前暴露,成阵营监控焦点,否则凭着星核全力以赴,还是有一二成机会。”

现在自是一切成了泡影,作枪头的命运无法逆转,只能等着大冲撞后,再寻找约纵连横的机会。

轰!

轨道再度沉降。

宜宾牛皮癣治疗方法
桂林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南京白癜风医院
宜宾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桂林治疗睾丸炎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