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康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湖南氮肥企业遭遇五虎拦路

发布时间:2019-09-22 04:33:55 编辑:笔名

湖南氮肥企业遭遇“五虎”拦路

眼下,湖南春耕生产进入高潮,春季用肥进入旺季。但由于煤炭资源贫乏、产品结构不佳、融资困难、运价上涨、电价上调等“五虎拦路”,湖南氮肥企业开工严重不足,全行业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。 据湖南省化肥工业协会秘书长刘永久介绍,湖南氮肥企业主要以煤制合成氨生产碳铵、尿素等为主。鼎盛时期,该省氮肥生产企业多达104家,每个县都有氮肥厂,年合成氨生产能力超过120万吨,年尿素产量近130万吨,排名全国前列,基本上能够满足全省农业生产需要。但是,近几年来,湖南氮肥企业效益严重下滑,绝大多数企业或关停、或转产、或退出,目前仅存29家,企业数量减少高达72%。 目前,这29家肥企经营状况也是举步维艰。据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湖南省仅有16家氮肥企业开工生产,开工率为55%;合成氨产量为27.39万吨,同比下降5.31%;尿素产量为4.02万吨,同比下降17.8%。 对于目前的生存现状,湖南氮肥企业忧心重重。 担忧之一:湖南煤炭资源贫乏,且煤质差、杂质高、发热值低,在全国处于劣势。除湘南地区的氮肥企业勉强能维持生存外,依靠外调煤生产的氮肥企业几乎全军覆没。 环洞庭湖主产粮区的岳阳、常德、益阳等市的氮肥生产企业,除安乡晋煤金牛化工有限公司等个别企业开工外,其余企业几乎全部停产;而岳阳市已经没有1家氮肥企业开工。安乡晋煤金牛公司总经理孙逢雪表示,湖南氮肥均为煤制气企业,受到资源的极大约束,除湘南地区企业有较好的煤炭资源,企业可以维持生产外,其他依靠外调煤生产的企业,每吨尿素成本要比自产煤地区高出近100元,根本没有竞争能力。 担忧之二:由碳铵改产尿素的企业,因设计能力小、设备配套不成熟等原因,基本上已退出尿素生产。仅存的氮肥生产企业因产品结构不合理,在高浓度复合肥、水溶性肥料、测土配方肥等产品的强势冲击下,市场萎缩加快。 目前,巴陵石化洞氮公司主要生产液氨供己内酰胺,基本退出尿素生产。柳化桂成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石青说,湖南农民用肥习惯的改变,使复合肥、测土配方肥给氮肥企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,全省氮肥用量减少20%以上,而且尿素价格倒挂,每吨1500元左右的出厂价,企业根本无法维持生存,目前,该公司主要生产双氧水和保险粉。近日,柳化集团已经决定桂成化工彻底退出尿素生产。 担忧之三:融资成本增加,融资困难。 由于氮肥行业的景气度下降,金融行业看衰氮肥企业,导致企业融资环境每况愈下。郴化集团湖南吐绿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因资金匮乏停产,自2013年以来,一直未能开工。攸县海达化工有限公司自2011年投资进行大规模节能改造后,因资金缺乏停产至今;如果要恢复生产,资金缺口在5000万元以上。由于没有启动资金,该公司改造后的装置成了摆设,不少设备因缺少维护而锈蚀。 担忧之四:氮肥生产企业的运输成本显着增加。 今年1月29日国家发改委下发《关于调整铁路货运价格,进一步完善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》,取消了化肥运输的优惠价格,导致氮肥生产企业的运输成本显着增加,企业生存压力加剧。湖南宜化化工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袁国怀对这一政策感受很深。他说,化肥运价优惠政策取消后,每吨化肥运输成本平均增加30元左右,企业生存压力更大。孙逢雪也表示,公司虽然勉强开工生产,但目前每吨碳铵销售价格在560元左右,已低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水平,企业根本无法承受。 担忧之五:电价优惠政策取消,使如履薄冰的氮肥企业雪上加霜。 国家发改委日前提出,逐步取消化肥电价优惠,化肥生产用电执行相同用电类别的工商业用电价格;优惠价差较大的地方,分两步到位,2016年4月20日起全部取消电价优惠。据测算,电价优惠政策取消后,每吨尿素生产成本将增加100元,每吨碳铵生产成本将增加40元。“湖南化肥电价分两步到位,第一步到位(每千瓦时电上调0.1元),公司将增加总成本5000万元以上;第二部到位(每千瓦时电上调0.17元),公司将增加总成本近9000万元。这将是致命的打击,企业根本无法消化。”对此,袁国怀十分焦虑。 谈到目前氮肥企业面临的困难,湖南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巡视员方忠则认为,这未尝不是好事。因为这样有利于产业痛定思痛,做好转型升级工作;有利于企业加快技术进步和科技创新步伐,推进优势企业开展跨地区、跨所有制的兼并重组;有利于依靠市场化运作手段排除行政干扰整合存量资源;有利于压缩氮肥产业严重的过剩产能,加快发展功能性肥料的步伐。

微商城价格
微商城首页
微信小程序申请